home

西安最近的电竞比赛

唐曼重生后gl出神入化久久
“你不懂的,因为只有成为最优秀的人,才能主宰一切,只有成为最优秀,才是最正确的道路。”“好了,废话不说那么多了,你怎么选吧席盛白,是留下唐苏苏,还是准备和我一起死在这个地方?”坂田生双眼带着疯狂的盯着席盛白,他浑身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气息。井下长老和影舞者们并未有任何的异样。跟随君主以后,他们的一切都是君主的,包括性命。这是日本武士刀的精神,他们从小就接受着这类的教育,所以只要是坂田生的命令,他们都会服从,哪怕是让他们去死。“盛白,我留在这里吧,你们以后还有机会能够救我出来,现在最重要的是,是要为以后留住机会啊!”唐苏苏都快哭出来了,她不想因为她自己而连累了大家。席盛白,李助,张盛,凌翔,还有樱,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唐苏苏熟悉的人,而且樱所作的这些事情,真的让唐苏苏震撼到了,她从来都没想道一个人为了另外一个人居然可以做出这么艰难的选择。她不想他们都受到伤害,她不想他们为了她就这样默默无闻的死在这个训练基地,他们应该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而不应该折在这里!“苏苏”席盛白眼神复杂的看着唐苏苏,说实话,她不敢让唐苏苏留在这里,樱中午在车上给他说的话如今历历在目,他很害怕!而且这件事情发生了以后,坂田生的计划是更加不可能实现了,到时候他如果为了激怒席盛白,而去伤害唐苏苏的话,席盛白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自己的!“坂田生,我认输了,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任何东西,我只要你放我们离开这里。”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席盛白,他们怀疑他们自己听错了?这个一向霸道到极致的男人,不会吃一点亏的男人,居然主动向坂田生认输了?只为了一个女人?“BOSS”李一双眼闪过疼苦的神色,他知道席盛白选择这个意味着什么。“认输?你有什么东西是我想要的?我要的只是战胜你而已,你现在嘴上说着认输,我让你付出一定的代价后放你出去,恐怕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聚集力量来对付我吧?”坂田生看着席盛白的表情就像看着一个傻子一样,席盛白会认输的确挺出乎他的意料的,不过他要的可不仅仅是口头上的一句认输而已。“够了!坂田生,你到底有完没有!”樱从众人里走了出来,她对着坂田生吼道。所有人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樱,她散着头发,双眼淌着泪水,近乎情绪失控的对着坂田生。“你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井下长老指着樱,让她离开这里。“樱,你知道吗,我是对你抱有非常高的期待的,你是我最好的手下,也是我最信任的人,可是你现在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坂田生抬了抬手,示意井下长老停一下。“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一直都知道,从小时候递给你那个苹果,你看我的的眼神的时候我就非常清楚。”“可是你在我眼里只是一件工具而已,没有人会对工具产生任何的感情,你是我的刀,也是我的左右手,你能帮我杀人和做很多事情,但是请你记住,不要产生什么奇怪的想法,因为我们是不一样的。”“坂田生,你一直都是高高在上,我也从未想过能够让你喜欢上我,我只想要看到你幸福,看到你快乐,可是因为小时候的那件事情,你变得越来越极端,越来越可怕,这样的你不仅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也是你妈妈不愿意看到的!”“我知道你并不把我当成什么东西,刀也好,左右手也好,但是我一直都陪伴在你的身边,你或许对一件工具不会产生感情,可是不代表我对你没有任何感情!”小时候的那件事?席盛白端着手摸着下巴,他从樱和坂田生的对话听出来,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发生,才会让坂田生逐渐变。“那件事情和你无关,你不要以为知道一点东西就可以随便拿出来说了!”坂田生的情绪也有些失控了,他猛地捶打着围栏,铁做的围栏都略略有些变形。“坂田生,我们像个男人一样进行一次决斗吧,不用什么阴谋诡计,不用在意他人,一个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决斗,胜负也很简单,输赢也很简单,怎么样。”席盛白走到了樱的前面,把她护在了自己的身后,这个绝色的妖姬,现在只是一个令人同情的,可怜的女人。“决斗?你想要一次性的定输赢吗席盛白。”坂田生双眼仿佛藏有利刃,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席盛白,语气如同一滩死水。“一周的时间吧,一周以后,你找一个地方,只有我们两个人,生死不算,不要牵连其他人,这次的决斗不管结果如何,我都绝对是心服口服!”席盛白点了点头,他实在是不想和坂田生在继续做这种你来我往的无聊游戏了。“哈哈,好吧席盛白,我答应你,我会给你一周的时间,到时候就是我们之间最后的交锋了,我会证明给你们看,到底谁才是最优秀的人。”坂田生想了很久,在场的所有人都秉着呼吸等待着他的答案,听得他的回答后,很多人都舒缓了一口气,他们虽然不怕死,但是他们也不想死啊!“我会遵守约定的,一周后见。”席盛白对着坂田生点了点头。“井下长老,你用你的ID卡打开电梯吧,让他们出去吧。”坂田生扭头就走,他突然感觉有些累了,他想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好好回想一下樱说的那些事情。确实是很久的事情了。井下长老对于这个少主的要求,也是不会抱有其他任何的质疑的,他只是满脸不爽的走了下来,穿过了众人在电梯前刷了ID卡,然后也冷哼了一声,离开了大厅中央。四周的影舞者也整齐的集合离开了电梯前。席盛白等人走进了电梯,因为电梯比较小,五个人已经是很勉强了,这稍微有些尴尬。不过他们最后还是双手把凌翔举在了头顶,凌翔卷缩着身体,像一个婴儿一样,他满脸的羞涩,这种搭乘电梯的方法实在是太羞耻了啊!虽然两位女士身体会娇小不少,但是他们一大堆大老爷们也不可能让女生做这种羞耻的动作吧。出了电梯后的凌翔感觉自己在众人面都抬不起头了,不过看着府邸的四周,他们所有人还是出了一口气,刚刚在生死关上走了一道,他们还是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众人飞快的脱离了府邸,这一路上倒不用躲躲藏藏了,坂田生已经和影舞者联系过了,他们直接离开这里,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李助和其他的小组队员们看着席盛白带着唐苏苏出来,他们的脸上还是有着藏不住的喜悦之情,李助向着席盛白他们挥了挥手,准备离开这个地方了。“所以说,你一周以后就要和坂田生进行生死决战了是吗?”一辆JEEP车上,李助皱了皱眉头,没想到下面还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如果不是一开始席盛白提建议让他们安装炸弹的话,可能他们所有人都要死在下面了。“对,我不想和他玩下去了,苏苏的事情让我很担忧,他是一个疯子,我不喜欢和一个疯子作为对手,实在是太累人了。”席盛白感觉自己全身非常的疲惫,但是感觉着身边那个熟悉的女人的存在,他心情还是大好。“你有把握胜过他吗?要不要我们提前去准备准备”李助咬了咬嘴唇,有点阴狠的对着席盛白说道。“不用去做那些小手段,一周之后是我们两个的公平对决,我不会输给他的,我席盛白不会输给任何人。”看着自己的老板这样说,李助也没有其他的话了。“哦,对了,我们现在去哪?”李助突然发现他们现在忙得事情已经全部都解决完了,好像在日本已经没有让他们困扰的事情了。席盛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现在心情也非常高兴,直接对着李助说道:“让保安部的战士们这一周在日本都好好玩玩吧,所有的费用公司给,这次行动每人都记功,咱们也不能亏了我们战士不是。”在另外的一辆车上,李一在开车,樱坐在副驾驶,凌翔和张盛坐在后排,车里面的气氛略微有点僵硬,因为樱刚才在下面的那番举动,让他们对樱有了深刻的认识和不少的好感。但是对于她的遭遇还是有些同情,张盛实在不能理解的是,像樱这样的美丽的女人,为什么坂田生居然没有任何表示,实在是不懂那个男人,他要是带着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回老家,不知道面子会有多大!樱闭着眼睛躺在副座上,她脑海里闪过一幅幅和坂田生相处的画面,做了这些事情,她每次思念那个男人的时候,也只有用这个方法了。这次交锋,我们都使用了全力,所以谁强谁弱,立判分明!
正在直播:真实
男生频道